遭遇“公安局”“检察院”“金融局”连环骗局 企业高管竟被骗千余万!

  2018年9月6日 15:03

      9月4日,广州市公安局通报:连日来,企业管理人员、医院护士、退休老人等,被骗子冒充“公检法”诈骗巨款,电诈警情来势凶猛,受骗悲剧频繁上演,诈骗可能就在你身边。警方再三提醒,不要转账给任何陌生人!只有骗子才会要求转账!并请马上告知家中老人家,切勿上当受骗;告知你的孩子,切勿上当受骗;告知你的同学朋友,切勿上当受骗!也许,就因为您的一句提醒,能帮助一位市民免受诈骗伤害!

      千万巨款

      这样被骗走

      步骤一:摸底

      “队长”要求事主分清真正属于自己的账号,逐个账号报给对方,并如实汇报各账号内的存款金额(包括理财100万元、信托基金300万元、120万元保险保单等)。 步骤二:恐吓

      对方发来一个“网页链接”,点开是“最高人民检察院”页面,输入所谓的“案件编号”后,看到自己的“通缉令”,事主当场被吓住了,乖乖配合办案。

      对方随后要求事主下载一个“经济犯罪侦查局软件”做“金融建档”,实际上是木马病毒,用于实时窃取事主银行账号信息以及盗转资金。

      步骤三:盗转

      当天下午事主在家中打开“经济犯罪侦查局软件”,按对方要求无论收到任何信息都不能打开,不能查网银,否则会影响“金融局”操作数据。3个小时后对方告知操作完毕,今天的“建档”到此结束,实际上是骗子盗转资金完毕。

      7月25日事主打开网银看到转账记录,就找“队长”询问,对方恐吓称要找检察院办案人员汇报事主打开了网银涉嫌泄密。因为泄密,要再罚款300万元。事主没有这么多资金,便找朋友借了300万元。

      如是再三,事主总共被骗1115万元。

      步骤四:醒悟

      事主找公司领导借钱,领导觉得可疑追问其缘由,事主如实告知领导,才得知遭遇了电信诈骗,于是马上报警,然而为时已晚。

      企业高管被骗1115万元

      7月23日9时许,某企业管理人员在家中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告知事主在保险公司报了理赔并要求事主提供理赔资料。对方准确报出事主的银行卡账号,但事主并未购买该保险,对方便直接帮事主将电话转接至“武汉公安局”的“警官”接听。

      “警官”告知事主身份证信息泄露并涉及一宗“洗黑钱”案。通话中,一名“队长”插话,自称是某刑侦二队队长,由他来接手这宗“洗黑钱”案,同时称事主名下开了20多张银行卡。事实上,事主名下只有几张银行卡。“队长”要求事主分清真正属于自己的账号,逐个账号报给对方,并如实汇报各账号内的存款金额(包括理财100万元、信托基金300万元、120万元保险保单等)。其实,这是骗子在摸查事主的资金情况。

      “队长”建议事主找办案“检察院张主任”并提供联系方式及微信,对方发来一个“网页链接”,点开是“最高人民检察院”页面,输入所谓的“案件编号”后,看到自己的“通缉令”,事主当场被吓住了,乖乖配合办案。随后对方要求事主下载一个“经济犯罪侦查局软件”做“金融建档”,实际上是木马病毒,用于实时窃取事主银行账号信息以及盗转资金。

      当天下午事主在家中打开“经济犯罪侦查局软件”,按对方要求无论收到任何信息都不能打开,不能查网银,否则会影响“金融局”操作数据。3个小时后对方告知,今天的“建档”到此结束,实际是盗转资金完毕。

      7月25日,事主打开网银看到转账记录,就找“队长”询问,对方恐吓称要向检察院汇报事主打开网银涉嫌泄密。骗子立即制作了一个“通告”吓唬事主:冻结事主的账户,300万元信托无法取出;同时因为泄密,要再罚款300万元。事主没有这么多钱,便找朋友借了300万元。

      7月26日至27日,骗子要求事主在酒店开房,打开“软件”接受“建档调查”,事主账户又被转走了300万元。7月30日至31日,对方要求事主将保险单退保套现125万元到自己名下的银行账户,同样打开“软件”接受“建档调查”,其账户又被转走了125万元。

      8月1日,事主接到了“蒋检察长”电话,告知其当天下午要在武汉开庭,事主称人在广州无法出庭,对方便告知交30万元保证金就可以不出庭。随后事主又打开“软件”接受“建档调查”,被转走30万元。

      8月4日事主在家中又接到自称是某“金融局严科长”的电话,声称要作“资金回流核对”,对方还故意引导事主说出“洗黑钱”案。随后,事主自行对号入座,认为自己这是“泄密”,主动联系“蒋检察长”报告自己“涉密”,对方便顺势要求其缴纳543万元保证金。在事主筹得资金后,骗子再次利用“软件”陆续转走543万元。

      直至8月29日事主找公司领导借钱,领导觉得可疑追问其缘由,事主如实告诉领导,才得知遭遇了电信诈骗,于是马上报警。经办案民警后续跟进核实统计,事主最终被骗1115万元。

      医院护士被骗192万元

      8月6日上午,护士黄某在家中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广州天河公安民警”,告知事主涉嫌诈骗案件,并要求其联系“北京警方”,对方直接将电话转接至“北京警方”。

      “警察”告知事主有人在北京盗用其信息办了一张银行卡,该卡涉案金额128万元,现在北京的受害人要起诉事主。事主被吓坏了,辩解没干过这种事情,是被冤枉的。“警察”声称给事主澄清机会,需要其协助调查。

      随后对方让事主购买一台新手机以及到酒店开房接受调查,对方又换了一个自称是该案件负责人的“科长”与事主对接,一方面语气凶狠地质问事主“是否认识案件主犯张某”,另一方面要求事主保密,不能跟任何人说及此事。“科长”还详细询问了事主的银行账户情况,并要求事主每隔2小时要跟对方报到保持联系。

      8月7日9时许,对方又换了一个“高科长”用QQ与事主联系,并再次核实了事主的银行卡、信用卡信息,又让事主开一个银行的口令卡,并让其去银行开一张储蓄卡。对方发送了一个含有“通缉令”的“网页链接”给事主,并让其在网页上填写自己银行卡信息,实际上是骗子通过木马病毒实时获取事主银行卡账号、密码等信息。随后,对方又指令事主将所有资金归集到事主名下的两张银行卡上,对方还告知从现在起事主的银行卡全部不能用了,后来事主发现自己的一张银行卡里的钱已经被全部转走了。

      8月10日,对方又通过QQ告诉事主需要做“财力证明”,要求事主将钱存到自己名下的两个银行账户里,以证明事主本人有足够的钱而不需要诈骗。从8月10日起,事主陆续向亲戚朋友借款共89.25万元,加上自己的存款22万元,此外还通过借贷方式借了80.58万元。

      直到8月19日晚上,事主越想越觉得不妥:“真正的警察不可能老叫我存钱的呀?”于是马上到派出所报案。经办案民警追查,事主名下两个银行卡内的钱早已全部被转走,共损失192万元,还欠下巨额债务。

      八旬老人被骗99万元

      9月2日15时许,八旬老人杨某在家中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是“公安局”的,告知杨某涉嫌“洗黑钱”诈骗案,涉案金额高达200多万元,并称事主的身份证信息在武汉开了20多张银行卡,对方还要求事主到银行申请开通网上银行用于“配合调查洗清罪名”。对方还编造一连串莫须有的情节迷惑事主:案件诈骗团伙的头目何某现在已经被公安局抓捕,团伙头目曾是某银行支行的大堂经理,主犯曾给银行的高层等好处费,在公安局对主犯进行抓捕时主犯逃跑了,并恐吓事主称怀疑事主跟主犯仍有联系。随后对方还通过微信发送了一个伪造的“警察证”给事主看,让其相信自己的身份。

      老人家为了尽快证明自己的清白,撇清与罪犯的关系,非常配合“警察”调查,于9月3日14时许到银行柜台开通网上银行并向对方汇报,并将银行账号、密码、网银登录密码等信息告知对方。对方告诉事主其手机会收到很多次验证码,要求事主将验证码逐一报告,并立即删除。事主按照对方指引进行了多次操作,对方还反复强调要求事主不能跟任何人提及此事。当时事主就觉得很奇怪,不久后事主的儿子回到家中,事主将事情告诉了儿子才被告知是骗局,家人马上陪同老人到银行查询账户余额,发现99万元全部被转走了,于是立即到派出所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