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的支持,大家的守护

  2020年4月8日 16:50

      口述 虹口公安分局出入境办民警  卢毅

      文字整理 崔顺成

      作为虹口公安首批赴机场参加入境人员落地管理工作的民警队伍中的一员,我于3月初乘坐大巴从虹口足球场出发前往机场,成了一名“国门线”上的“防疫卫士”。

      “警察的工作就是在人民最需要的时间,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做最了不起的事!”这曾是我8岁的的女儿Cindy向全班同学介绍我的工作时说的话。从接到新任务到在机场开始工作,间隔的时间其实很短,我甚至来不及对家人多做解释。并且出于安全考虑,机场的工作下班后,我和同事们仍需住进集中的备勤点,过上不着家的生活。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得知我要到机场增援的消息后,还不等我安抚几句,Cindy反而像个大人一般嘱咐我做好防护、注意安全,甚至亲手为我做了“护身符”。妻子也在为我打包行李时周全地考虑着各种情况,却没有一丝关于家庭的重责都将压在她一个人身上的抱怨。

      在机场工作的日子里,我的防护服上始终有一枚个性化签名——“Cindy的神勇老爸”。这个签名本来是为了方便穿上防护服后的同事们彼此辨认的,这个签名还真为我的工作助力不少。记得那天,一架自德国法兰克福飞抵上海的航班到港,机上的旅客根据引导流程来到分流点,经检测,有两名旅客体温超过38摄氏度,我们第一时间通知了机场防疫部门介入后续处置。之后的信息登记过程中,我发现同机抵达的其他旅客明显焦虑了起来,我尽可能快速准确地完成登记,在询问信息的过程中还需要注意语气和措辞。完成登记后,我拿着旅客的护照和区防疫办的工作人员一同护送他们前往转运大巴,大家进电梯时,都默不作声地用行李隔开彼此的距离,疲惫、担忧、警惕的表情出现在脸上,小小的空间里充满紧张情绪。我当仁不让地站进了拥挤的电梯,用平静放松的语气为大家介绍着后续安排。不期然地,身后传来一记轻轻的笑声,一位旅客说到:“警官,你的女儿叫Cindy吗?她一定很为你骄傲。”电梯里的气氛瞬间“破冰”。

      那位旅客后来告诉我,看到“Cindy的神勇老爸”这个签名后,她心里就生出了一种与我熟识已久的感觉,对她来说,我不再是个陌生的、看不清面貌的工作人员,而是在深夜等候接机、送她回家的朋友,让她觉得回家真好!那天后不久,我通过新闻获知当天这架航班上有多名旅客出现发烧等疑似感染症状,回想整个工作流程及护送过程,我更深深体会到“态度决定成败”,认真遵照防护规范、严谨执行防疫流程,让我们抵御住了风险,而护送路上的这段插曲让回忆变得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