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口]缉毒民警忆现实版“破冰”往事:有人出500万求“放人”,有人把手榴弹放在鞋子里

来源:东方网   2019年9月19日 09:12

        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热播剧《破冰行动》今晚将迎来大结局。这部反映公安民警围剿制贩毒团伙“塔寨村”的电视剧,开宗明义“根据真实事件改编”——2013年,由公安部督导、广东省公安厅开展的“雷霆扫毒”专项行动,目标直指“中国制毒第一村”广东省陆丰市博社村,全村20%家庭涉毒,行动中警方缴获冰毒近3吨。

      很多人不知道,在“破冰行动”前一年,从“坚不可摧”的“塔寨村”——博社村首次带走毒贩的外地警察,来自上海。《破冰行动》编剧陈育新,将时任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缉毒大队民警胡伟等人的真实经历,改编进了这部热播剧。

      日前,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走近这些曾深入博社村的上海公安缉毒民警,听他们讲述真实的缉毒人生。

      回首往事,他们说:“现实远比电视剧更跌宕起伏,更惊心动魄。”

      初探“神秘堡垒”:进村就有人一路尾随

      大雨如注。

      广东省东山市缉毒民警李飞带着外地来的缉毒民警夜闯塔寨村,却被村民一路围堵要挟,甚至现场破坏证据——《破冰行动》这个紧张刺激的开篇,与胡伟和同事进入博社村抓捕毒贩的过程十分相似,这也是胡伟缉毒生涯最难忘的一段经历。

      时间回到2012年2月。上海警方追踪多名零包贩毒人员,发现源头都与博社村一名蔡姓毒贩有关。“当时我们对博社村的情况了解有限,在跟汕尾警方沟通时才发觉情况不一般。”时任虹口公安分局缉毒大队大队长何平回忆:在这之前,还没有外地警察从博社村带走过一个人。

      虎穴一定要闯。2012年3月初,胡伟先到陆丰打头阵。在汕尾警方的安排下,胡伟进入了这个“神秘的堡垒”。

      博社村村口设有岗哨,24小时有人望风。刚进村口,胡伟就感觉到“车窗外有一束束眼光投射过来”:“不管男女老少,站在村里路边的人都很警觉盯着我们这辆车看。”从他们进村开始,就有几个村民骑着摩托车一路尾随。

      整个村子只有一条主干道,其余岔道最宽处正好够一辆车行驶,最窄处只能容一个成年人侧身通过。沿着主干道,挤压过来的楼房都只有两层,迷宫般盘根错节,熟悉情况的人能轻易翻上房顶,瞬间消失无踪。

      胡伟还发现,整个村子都没有门牌号,但是家家户户门前墙外都装着监控探头,几乎每个院子里都有一台发电机。正值初春农忙,村子里连片的农田却杂草丛生,不见任何作物,看起来荒废许久——这个村子不寻常。

      博社村一面靠山,一面靠海。从村口到海边大约10分钟的路程。直到车辆驶近海边,一直跟在车后的“尾巴”才离开。

      第一次进村,胡伟对这个地方有了大致印象,但离摸清制毒窝点和犯罪人员情况还差很远。几天后,趁着下雨,胡伟借了一辆电瓶车,包裹着厚实的雨衣第二次潜入博社村。靠着上次进村留下的印象,他径直驶向山边一片荔枝林。根据已经归案的嫌疑人交代,曾听说树林里有加工毒品的地方。“林子里果然有一些废弃的制毒工具,估计是以前的制毒窝点。”这让胡伟有些兴奋,“至少找到了部分制毒证据,为抓捕行动打了一剂强心针。”

      首次行动嫌疑人外逃,“以退为进”进行二次抓捕

      留在上海的专案组成员何平也取得了突破。审讯中,一名贩毒嫌疑人交代其曾进入博社村到蔡某家中拿货。通过侦查,警方掌握了制毒窝点的具体位置,同时明确该案件共有3名博社村的犯罪嫌疑人。

      按照以往经验,此时抓捕时机已经成熟。“但这次面对的是这么多年都没人打进去的博社村。”即使过去多年,回忆往事时胡伟依然锁紧眉头。那次行动,上海公安派出40多名警力集结汕尾,就在他们赶往博社村的路上,汕尾警方忽然接到消息,犯罪嫌疑人已闻讯外逃。

      行动失败,胡伟和同事们更感到沮丧而窝火:“博社村真的坚不可破吗?我们就不信!”

      当专案组商讨第二次抓捕方案时,汕尾警方建议过了清明节再行动。“当地民警告诉我们,汕尾地区十分重视清明祭祀,宗族势力兴盛的博社村在此期间也会停工。要想人赃俱获,清明过后才是最好时机。”

      电视剧中有这样的情节: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公安部门“克隆”了一次打击行动,放出风声要严打另一个地方的涉毒案件。胡伟回忆,当时专案组也有考虑,先假装撤退,让博社村的毒贩放松警惕,再来个回马枪,杀他个措手不及!

      有了前车之鉴,第二次的抓捕行动更加谨慎。经过周密计划,2012年4月12日白天,上海派出侦查员提前到深圳伏击,通过已抓获的嫌疑人设局引诱两名博社村毒贩到深圳交易,一招请君入瓮,当场将两名毒贩人赃俱获。

      与博社村的正面较量在夜幕中拉开。4月13日凌晨1时,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虹口分局和宝山分局共派出40余名缉毒警察,汕尾市公安局协调增援100多名特警和武警,全副武装,进村抓人。

      控制设在村口的岗哨后,抓捕力量直捣黄龙,很快在博社村一处民宅内将睡梦的中3名制毒人员抓获。侦查员在现场共查获冰毒成品140多公斤,缴获一套包括钢瓶、反应装置、蒸馏器在内的全流程的冰毒制作工具,还有整箱整箱的康泰克(含麻黄碱)原料,以及大量正在蒸馏生成的冰毒半成品。

      深夜对峙,数十辆摩托车围住警车

      “我们事先制定的抓捕就是速战速决,怕时间一长会出现意外。然而,危险比想象中来的更快。”

      正当众人准备驱车离开时,早已尾随而至的数十辆摩托车将警车团团围住,上百名村民围在车前,个个虎视眈眈。

      “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场面。”胡伟是老刑警,2008年转入缉毒战线,经历过无数次与各类犯罪分子正面交锋的场面,但在博社村的经历却是“空前的”:“当时就一个想法,嫌疑人都在特警的防爆车里,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人带出去。”

      犹如箭在弦上,冲突随时可能爆发。汕尾市公安局一名带队的副局长只身上前,与村民代表谈判。胡伟回忆,对峙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摩托车手和村民才向两边让出道路,抓捕民警最终将毒贩成功带离博社村。

      胡伟后来才知道,跟他一起进村的另一组同事王磊等人,目标是前往荔枝林窝点搜查,同样遭遇多名摩托车手围追堵截:“他们一路往山上退避,才终于甩开这些人,还差点找不到停车的地方——好在最终是安全了。”

      直到“雷霆扫毒”行动彻底拔除了博社村这个毒瘤,何平和胡伟回忆一年前的经历才长舒一口气:“这么大的制毒村被连根拔起,不仅惩戒了犯罪分子,也拯救了很多人。”

      有人出500万求“放人”,有人把手榴弹放在鞋子里

      “干禁毒的,无非是两种风险,一种就是生命危险,这种危险不光是自己的,还有搭档的,家人的……第二个是诱惑的风险。为了保命,他们(指毒贩)会不惜血本的,向我们砸钱,几万、几十万,有时候几百万几百万地砸。几百万对他们来讲,也就是几天的利润。可对于一个月只有两三千块钱,又要拿这个钱去还房贷、去养孩子的这些年轻缉毒警察来说,落差太大了。心里不失衡,不受诱惑,不可能。但是,我队里的每一个队员,他们都挺过来了。”

      电视剧里的东山市缉毒大队大队长蔡永强接受调查时这一大段“走心”台词,不仅在调查组里洗清了嫌疑,也在众多观众眼中“洗白”了此前暧昧不明的形象,收获众多网友的认可和感动。

      这段台词真实地反映了缉毒民警面临的处境——毒品犯罪是重罪,贩卖超过50克海洛因,最高可被处以死刑。毒贩一旦被抓,极可能就是死路一条——“横竖都是一死,无论用钱还是暴力手段,他们会采用各种办法来拼死反抗。”

      生命受到威胁,是缉毒民警经常直面的情况。几年前,胡伟和同事在成都进入毒贩家中抓捕。按照事先计划,他们伪装成快递员敲门,但是毒贩迟迟没有反应。正当他们准备强行破门之时,门开了。犯毒瘾的毒贩迷迷糊糊地探出头,随即被民警控制。进门后,胡伟才倒抽一口凉气:戒备心极强的毒贩在门口鞋子里藏着一个自制手榴弹,拉环就扣在门把手上:“如果强行破门,手榴弹立即就爆炸——生死就这么一瞬间。”

      《破冰行动》里,林耀东不仅拉拢了刑侦大队大队长陈光荣,第一次与东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马云波见面,就强制他收下了300万,让他不得不成为“保护伞”。胡伟坦言,他也曾直面这样的诱惑,价码甚至比马云波更高:“曾经有一个毒贩开价500万,让我放了他。”

      《破冰行动》好看,很大程度在于对人性的立体刻画。电视剧里由缉毒英雄堕落为“黑警”的马云波,因为羁绊于家人不得不“收钱”,却成了自己无法逾越的人生鸿沟;但也因为家人与友情,他最终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巨额利益诱惑,何平和同事只会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笑一笑就过去了”。“在我们缉毒条线,年轻新警一进来就要一直灌输:‘禁毒不仅是一份职业,更要当作一份事业’。面对诱惑,如果内心不够坚强,很可能被拖下水。但你们要永远记住,他们是为了利用你,给你10块是为了让你带来100块的利益,所以必须守住底线!”

      “看不到”是一种幸福,但他们选择直面黑暗

      “当警察的时间长了,对人性的认识,会更加深刻,更加透彻。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每天都发生。有时候看不到,真是一种幸福。”尽管电视剧里的缉毒民警蔡永强这样说,但他没有“看不到”。

      和蔡永强一样,何平、胡伟以及他们的同事,选择了直面黑暗。看到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反而坚定了他们作为缉毒民警的使命感和荣誉感。

      参加缉毒工作14年,何平办过的案子里,有人因为吸毒抢劫、杀人,有人因此盗窃、卖淫,甚至有人将亲生子女卖掉,就为了换一点毒资:“毒品令人丧失人性。”胡伟记得,曾经有以贩养吸的毒贩被捕后,因为毒瘾犯了,当场下跪,趴在他脚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口中哼哼“求求你了,就再让我吸一口吧。”“简直毫无人格可言!吸毒前他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毒品竟然让他变成了这样。”

      “刚来缉毒处时,查到的毒品中海洛因不少。现在海洛因类传统毒品越来越少了,但是合成类毒品多了,吸毒人员也越来越年轻。”尽管禁毒工作不断取得成效,但新的犯罪仍然不断出现。近年来,新型毒品更是以不同面目出现,虹口公安分局侦办的一起毒品案件中,嫌疑人竟然将奶茶、咖啡与冰毒和氯胺酮混合搅拌后再重新包装,还有人甚至将毒品外观制作成口香糖,很难一眼被识破。

      “现在一些年轻人以为新型毒品不上瘾,出于好奇开始尝试,一次两次就上瘾,之后就走上以贩养吸这条不归路。”何平说,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作为缉毒警察,多打一克毒,就会少让一个家庭受害。”何平说,从事这份工作所有的压力和畏惧,最终会被抓到毒贩、缴获毒品的喜悦冲散:“我现在和一些吸毒人员的家属有联系,他们没有一个人因为我抓了他们的亲人而怨恨我。这对我是一种肯定,也表明我做这个工作是有意义的。”

      供稿:虹口区公安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