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藏身狗笼躲执行:丢人丢到家 砸锅卖铁也会还钱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赵红旗 通讯员 余萍   2018年12月10日 20:26

      “基本解决执行难”已进入最后总攻冲刺阶段,《法制日报》记者近日走进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法院,零距离感受执行干警坚决打好打赢收官战的信心,揭秘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老赖”藏身狗笼躲执行

      每天分析一次执行工作情况,确定拘传目标。自2015年“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打响以来,睢阳区法院执行局长王青田没休过一个节假日,始终坚持在执行第一线。前不久,他主持研究对被执行人余某的强制性方案。

      涉案金额仅有4000元,但申请人生活贫困,涉及其生活问题。余某名下既没有银行存款,也没有房产、车辆等可供执行的财产。执行法官田蕾联系余某,余某一开始还很配合,答应筹措资金尽快还款,但后来电话不通,人也没了音讯。

      执行局通过公安大数据分析发现,余某没有离开商丘市,但几次上门拘传,其妻子均称其外出打工。王青田决定对余某实施凌晨拘传,由田蕾带领执行干警10余人前去实施。

      11月7日凌晨5时许,执行干警敲开余某家大门,其妻子仍称其外出打工。就在执行干警准备撤离时,细心的田蕾发现,院子里的一只狗蹲在狗笼前哼哼。她快步走到狗笼前,发现穿着睡衣的余某蜷缩在狗笼子里。

      余某耷拉着脑袋从狗笼子里一边钻出来一边说:“我是丢人丢到家了。田法官,我砸锅卖铁也会还钱。”临上警车,他一再嘱咐妻子抓紧时间找亲戚借钱。

      当天上午10时许,余某的妻子把执行款足额交到法院,将仍羞愧不已的余某领回。

      火车上相遇被执行人

      12月1日,周六,睢阳区法院执行局执行二庭庭长张鹏请了1天假,准备去郑州看亲戚。

      张鹏买了12时18分发车的G6685次高铁票。安排好手头工作,来到候车室时已是11时50分,他手机里突然收到执行群发来的一条信息,公安查控大数据信息显示,久未露面的被执行人刘某刚刚购买了G6685次高铁票。

      张鹏是承办人,此时离高铁发车仅有20多分钟,来不及调集执行人员,自己一人去拘传刘某,程序上不符合规定,而且容易发生意外。他一边用手机向王青田汇报情况,一边匆匆来到车站警务室亮明身份,请求依据执行联动的相关规定予以协助。

      高铁启动时,刘某的座位还是空着。张鹏有些失望。车过民权车站时,一名30多岁的男子掂着行李左顾右盼,坐到刘某的座位上。张鹏与乘警一递眼色,乘警以查验车票为由验明刘某身份,确定正是刘某本人,将刘某控制住。

      原来,刘某担心被执行干警发现,上车后就躲在相邻的车厢,确认自己的座位一直空着时,自认为安全了,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被控制后,刘某当即掏出手机安排人筹钱。

      “决战图”数据随时更新

      睢阳区法院院长张慎祝座椅背后的墙上,挂着一个几乎占满墙的“商丘市睢阳区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决战图”。

      “决战图”上密密麻麻标注着涉民生专项执行活动、司法巡查专项整改活动、执行工作推进会、执行信息化培训、拒执案件新闻发布、集中宣传失信联合惩戒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见证执行的次数、每天执行数据的变化等,共分为48个阶段性工作任务。

      “‘决战图’把执行工作以流水线的形式分段操作,挂图作战,精准指导,明确时间表、路线图,层层压实责任、传导压力,让每位干警头上有目标、肩上有担子,切切实实牵住了执行攻坚的鼻子。”张慎祝对记者说。

      截至目前,睢阳区法院执行工作已连续4年位居全市法院绩效考核第一名,网上司法拍卖上传拍品数量和成交量位居全市第一、全省前列,执行工作总体呈现收案多、结案多、执结率高、积案率低、信访量减少的良好态势,执行工作基本实现良性循环。

      张慎祝说,要驰而不息、久久为功,防止出现问题反弹,同时注重执行工作长效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加强执行规范化建设,确保执行工作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